来自隔壁

【弱虫】【山坂】巧克力的送达方法

檐上落白:

没赶在情人节的最后送上_(:з」∠)_


写完感觉真是……天啦撸不要脸的我……又是充满妄想的剧情(/▽\)


明明一开始只是想写双向暗恋的梗……


 


 


脸颊贴着凉凉的桌面,直到渐渐变热后,真波山岳才慢慢爬了起来,一手托着腮帮精神恍惚地看着窗外因为下雨而显得黑压压的天空。


“哎——”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山岳?”宫原推了推眼镜,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什么啊是班长吗?……今天是情人节么,果然女孩子真好啊……”


“诶?”


“可以送喜欢的男生巧克力这一点。”


“诶?!”尽管一直以来都不太清楚青梅竹马的脑回路,宫原还是忍不住思考起让明明只专注于单车的真波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


“那个……”


“那个是什么?”


顺着真波的视线,是班上几个女生兴奋地围坐在一团拿着什么东西热烈讨论着。


作为女生,这种话题必然知晓的宫原虽然好奇真波会对这个兴起兴趣,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他:“那个?那个是……”


 


 


“小野田有喜欢的人吗?”寒咲睁着大眼睛,像是要逗弄对方一样问道。


“那、那个……”小野田被问的有些手足无措,特别是当鸣子与今泉听到这个话题也感兴趣地聚过来直勾勾地盯着他的时候。


鸣子故作老成地摸了摸下巴,爽快地拍着小野田的肩膀,用着全班都能听得到的大嗓门道:“这么一说我也很好奇啊!”


“唔……果然还是湖鸟吧?”没有说出口,今泉默默地在心中擅自下了结论。


“如果有喜欢的人的话,趁着今天表白是个不错的选择呢!”心思细腻的女孩子敏锐地察觉到了某些事情,充满干劲地建议道。


“不不不!”听到她的话小野田像是被针扎到一样跳了起来,慌慌张张地摆着手,“不行啊!那个人肯定不会接、受……的……”突然发现自己脱口而出了什么的他,声音渐渐微弱起来。


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队友们向他投以了微妙的眼神。


“什、什么……难道小野田你居然!哇咔咔没想到你这么宅居然有喜欢的女孩子啊!”鸣子哇哇叫着,想要让小野田吐出对方的名字。


“不、不是湖鸟吗?”今泉显然也有些震惊,不过他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呜呜……”小野田慌慌张张地用闪烁的视野迅速环视了一遍四周,好在今天这个时候教室里面人非常少,除了他们没人听见刚才的对话,面对朋友们的好奇,只是支支吾吾解释,“只是我单方面的心情……”


这样说着的他,心尖忽然揪了起来,沉闷得让他眼中的神采也黯淡了。


“这样的话,试试这个如何?”寒咲从书包里翻出了一个粉色的护身符,上面还恶俗地画上了爱心与泡泡。


“呜哇!”鸣子倒退一步,夸张地叫道,“这个看起来怎么这么可疑……啊!”


他被寒咲气呼呼地拍了下脑袋。


“据说藏匿着善良妖精Hobgoblin的护身符,能给恋爱的人带来好运呢!这可是最近流行在女生之间的强力魔咒!”这么说着,寒咲也不在意小野田的反应,以强硬的行为塞给了他,鼓励道,“将对方的名字写上去,两人心意相通的一天说不定会到来哦!”


“这种说法听起来不是更可疑了吗?”


“是啊是啊,难得我和你这种假正经的意见会一致。”


屈服于寒咲的两人窃窃私语起来。


小野田被半强迫似的手下了所谓的护身符,对手心那个据说藏匿着妖精的东西愣了半晌,他并没有在意这个据说灵验的护身符,但是脑中忽然浮现的音容与笑脸,让他的心绪不知飘散到了哪里。


 



 


因为今天妈妈拜托了他买东西,小野田没有留下来练习,而是难得地在商业街停留了片刻。


应该说今天不愧是情人节,连小野田这样迟钝的人一踏进商店街,就能明显感到lovelove的气息,到处都是看准商机大肆销售着情人节巧克力的商家,以及红着脸挑选着巧克力的女孩子。


过了今天,就错过了送巧克力的时机了吧?


蓦然在他耳边响起了声音。


诶?


小野田吓了一跳,拍拍突然有些瘙痒了耳朵,然后摇摇脑袋傻笑着将其认定是自己的错觉。


 


“一共收您2500元。”


走出商店,小野田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对劲。这个明显超出了自己预计的价格促使他翻了翻袋子。


“欸——?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巧克力!”


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在毫无自觉的情况下买了商店里面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小野田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回去店里退货。只是刚迈开脚步他就站住了,手掌不知不觉将胸前的衣服攥得紧紧的,莫名地力量阻碍了他的步伐,又鬼使神差地将这意外的巧克力放进了书包,正好和那个护身符放在一块。


那是埋藏在心底,不可触及的爱恋,仿佛连试探般的触碰都让人感到疼痛。


对于在情感问题上一向比别人慢一拍的小野田来说,这种懵懂的心意又甜蜜又苦涩,每当一个人爬坡的时候,迎着山顶而来的风,就像是某人在他耳畔轻轻呢喃的声音,登上山顶的瞬间偶尔也会有伴随着喜悦而来的茫然,然后发现那个人并不在身边。


 


“哟!坂道君!”


从背后传来的声音熟悉得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一瞬间产生这声音并不是妄想的小野田坂道诧异地转过身,毫无防备地正对着某个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真、真波君?”


平日里偶尔也会幻想的事情突然实现了,不知该说喜悦还是惊讶的巨大情感让小野田的脑子变成一团乱麻。


“没想到真的会碰见你呢。”露出和煦笑容的真波挠了挠头发,有些尴尬地解释道,“单车正好拿去修理,我今天就坐电车回家……没想到好像坐错站了呢。”


面对错愕地看着他的小野田,真波随即灿烂地笑了,又无辜又可爱:“一觉睡起来发现居然来到千叶了呢,我想着说不定可以遇见坂道君,没想到果然遇见你了呢!”


这种一定可以遇见你的自信让人无从吐槽,但是听到他的话的小野田由衷地开心了起来,尽管表面有些紧张,面对着对方也不能好好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毕竟两人除了偶尔的短信与相约爬坡,能够见面的机会非常少。


“既然见面了我也该回去了吧。”


“我送你!”


到了车站时两人却发现——


“诶?!为什么去箱根的电车这么快就停运了。”看起来比真波还要焦急的小野田边看着车站的钟表边擦着额头的汗。


真波却不是很在意,有些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四周。


车站售票的服务人员抱歉地向他们解释着意外状况,电车正常运行至少也要等到明天早上。。


“唔,怎么办呢?”无意识地用食指敲击着桌子,真波有些心不在焉。


一时冲动的小野田“呜呜”了一阵,鼓起勇气道:“干脆真波君先来我家住一晚吧。”


“诶可以吗!”真波摇晃了脑袋,蓝色的呆毛也随之摇摆起来,配合着愈发闪亮的笑容和神采奕奕的视线,“太好啦!”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事态稀里糊涂地演变到现在这种情况,饶是小野田也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推进着这一切。


吃过晚饭的小野田泡在浴缸中,热水浸透了全身让他放松了下来,在氤氲了热气里不禁有些飘飘然,但是随之而来的烦恼让他干脆鸵鸟心态逃避似的将自己沉进水中。


“坂道君!伯母说泡太久不太好哦!”真波清亮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传到浴室之后散在空气中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我马上出来!”小野田急急忙忙站起来,回应配合着水花溅起的声音,赤裸的皮肤接触到空气立马起了鸡皮疙瘩又急急忙忙蹲了下来,连带着声音也有些颤颤巍巍。


“噗——”门外传来了真波极短促的笑声,似乎心情很好一般,“那我先回房间等你咯。”


明明只是普通的话,却似乎带上了难以言喻的意味,让声音像在诱使着什么,仓促之间小野田在水中慌张地扑腾了几下。


伴随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可以知道门外的人已经不在了,小野田却不知为何心脏仍在扑通扑通地跳动着,声音大到让人难以忽视。


 


太笨拙了吧!


 


耳边忽然又一次出现了幻听。


这次小野田听的更加清楚了,声音软软糯糯,奶声奶气地像是发音还不标准的孩子一样。


欸?


但是他还是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一切都是错觉。


 



 


“呜哇!这就是坂道的睡衣吗?”穿着小野田睡衣的真波有些不习惯地伸了伸手脚,某些地方感觉有点紧绷,他新奇地打量着这身衣服,喃喃自语,“虽然因为骑车练出了结实的肌肉,但果然体型上来说还是比较小的吗?”


从一早上开始周围就冒着可疑的粉色气泡,虽然不像队里的东堂前辈一样有庞大的粉丝团,在这一天分外辛苦,但散漫慵懒的性格加上清秀的五官,导致还是有女孩子在这一天借口约他出来送上巧克力的。


无论是谁都一概以义理巧克力的形式收了下来,一开始真波并没有想太多,直到看到部里的东堂前辈一边紧握着巧克力一边狂打总北某人的电话,嘴里还不停嘟囔着“小卷一定要收下我的心意啊”这种话的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今天心情为何有些忧郁。


坂道君!


他默默地在心底念着对方的名字。


好想见面,好想见面啊,但是这样是不行的吧?


不仅仅是对手,无论是比赛还是偶尔见面的时候,对方都能让自己清楚地感受到活着这一点。胆小的自己却只能小心翼翼,见面的时候也能微笑,电话联系的时候声音也能自然流畅地顺着话筒传达到对方那里,但是只有心意是无法简单地传达到的。看着对方的样子,呼之欲出的情感却被禁锢着无法诉说。


黑板上老师还在眉飞色舞地讲着习题,真波却埋头趴在课桌之上,这样的举动在老师看来或许见怪不怪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并不是因为疲倦需要补充睡眠,而是此时亟需用什么来慰藉心灵的空洞,直到下课后班长来询问他。


然后事情顺利得不可思议,胆小鬼一样的自己还未将想法付诸行动,几个小时后的现在,自己就站在了坂道的房间中。


真波山岳这么想着,眼睛一瞥却正好看到了坂道回来后随手扔在床上的书包,从正好松开的拉链中露出了粉色的一角。


“这个是?”


顾不得去思考翻看他人东西这种行为是不是不太礼貌,真波的全部注意力全被那个看起来十分眼熟的东西吸引住了。


 



 


推开门,看到真波在看着什么的小野田僵住了。


“真波君!那个……”惊慌失措地想要夺回真波手上的东西,小野田的双脚却像是被钉住动弹不得。


“这个,我可以吃吗?”真波放下了上面写着“真波山岳”的粉色护身符,又拿起了和护身符放在一块的巧克力,在小野田游移的视线中,缓缓撕开了包装,轻轻咬了一口。


“呜哇!好甜!”


他孩子气地,像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甜的巧克力似的惊呼了一声。


被咬了一口的巧克力缺了个角,留下了清晰的齿印,断开的部分可可粉凌乱地飞溅开来,或许是错觉,房间里似乎都弥漫起了香甜浓密的气息。


小野田箭步向前,从真波手中轻而易举地夺过了剩余的巧克力,逃也似地想要夺门而出。


看出了他的意图的真波山岳一把拉住了他,在小野田战战兢兢的视线中,注视着他的眼镜,认真的,又一次发问:“这个,是坂道送给我的吗?”


“……”面对真波,小野田无法撒谎,闭上眼狠下心重重地点了一个头。


“……”真波沉默了片刻,在小野田忍不住稍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他一脸送了口气的表情,他用着温柔的,仿佛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说道,“这样吗?真的是……太好了。”


小野田还是懵懵懂懂,他迟钝地睁大了眼睛,透过镜片看到的真波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我也喜欢坂道君哦。”


听到真波的话的瞬间,阳光也似乎要穿透云层,更在小野田的心中卷起狂澜,他有些害怕,有些不确定,却还是鼓起勇气,用着自己也听不清的声音问道:“真的吗?”


真波没有回答他,只是轻柔地转过他的手,用含糊的嗓音说着“那我就不客气了哦”,将那被咬了一口的巧克力一口一口地,想要融入骨肉中去,将其吞咽入喉。残留的可可粘在小野田的食指与拇指上,真波也握着那只手腕,伸出舌头在不停颤抖着的手指间舔舐着,想要侵占一切的架势,落下了细碎的吻。


手指上的触感还没有消失,然而就连掌心也没有放过,湿润而柔软的舌尖骚弄着手心,痒痒的,麻麻的,完全被真波的举动吓傻的小野田没有缓过神,心中同时被不确定与狂喜占据,他下意识地收拢了掌心。


“现在轮到我送给坂道君巧克力了。”


强硬地这么说着的真波,弯着眉眼,眼中闪烁着坚定的他不再控制心中蠢蠢欲动的欲望,不同对方抗拒地将唇覆上。


就连残余在口中的巧克力也融化在高温之中,甜腻的味道充盈在口腔。


 


对于第一次接吻的两个人来说,这种事还是充满了挑战。


到最后因憋红了脸不得不分开的两个人,都有些尴尬地不好意思看向对方。


最后在小野田诧异的目光中,还是真波轻声而愉悦地说了一句:“果然拜托那位善良妖精Hobgoblin,真是太好啦!是吗,坂道君?”


 


被放置在床边的护身符与真波书包中,写着“小野田坂道”的护身符微微颤动了一下,仿佛在共鸣。


 


-fin-


 


 

评论

热度(61)

  1. 来自隔壁檐上落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