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隔壁

【全职/男神x你/喻文州】陪伴

死蠢_啊晓_文力缺失(倒地:

ooc

ooc

ooc

↑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男神x你(喻文州)


私设堆堆堆√


一提到游戏和俱乐部bug就一堆


老套的青梅竹马的故事x


-

  你和喻文州都记不清是什么时候认识对方的了,打从记事起,身边除了父母便多了个人。

  你们的父母是高中同学,两位母亲又是闺蜜,两位父亲关系也不错。听说他们一家要搬家,你母亲很是愉快地提议让他们搬到你家隔壁,这样两家能常常见面。甚至家里的孩子都有伴了。

  你家只有你一个女儿,而喻家也只有喻文州这一个儿子,你们恰好同龄。于是你们顺理成章地成了玩伴——那时候你们才三岁。

  女主人们对于天天能见到面表示很满意,男主人们偶尔也会为自己周末不用陪妻子出去逛街而庆幸,再加上你和喻文州两个小毛孩处的不错,喻家便就此定居下来。而哪家忽然出了点事要出远门,不方便带孩子,直接把孩子扔到另一家家里去照看,这种便利事,自然是后话了。

  老人们都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三岁的你和喻文州性格差了许多,却不碍着你们相处。

  你偏内向偏静,而喻文州是偏外些的,只是你们都爱看书。这对三岁的孩子来说已经是很可贵的了。因为有共同的爱好,所以你们俩很快就混熟了。两个人有时居然会像大人一样交流着自学拼音的经验,以至于拼音差不多被你们无师自通地学了七七八八。而两家适合你们看的书你俩交换着都看完了,甚至有好几本都翻过了很多遍。

  两家的家长对于这个还是十分满意的,也没在书这方面对你们吝啬,甚至有引导你们自己学习的趋势。于是你们每天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成了“书看完了吗”,家长们见状,干脆轮着把自己孩子扔对方家里去看书看个痛快再回来。

  你们两个对于自己的新玩伴显然是满意的。看书看累了,喻文州会带着你玩。家长们对你们的变化也没太在意,然后你们两个的性格慢慢拉近,最后居然变得相差无几。


-

  幼儿园,小学,初中,你们都在一起。喻家自从搬来后就没动过了。

  青梅竹马。用来形容你们的关系,这个词最适合不过。

  你们形影不离,上学放学一起,午饭偶尔两个人一起吃。就算在学校有时会被人说闲话,你们也毫不在意。因为你们明白众人的眼光不会改变你们之间的关系。久而久之,大家碰见什么该成对去做的都推到你们头上。

  自从你答应陪他开始,尽管到后来你完全成为了在他身后帮他的一个角色。

  那只是个单纯的约定而已,但你们都放在了心上。


  那会儿是小学一年级,他因为看起来很稳重被老师选为班长。

  喻文州随即问了你句,“陪我如何?”打从认识之后你们做很多事都是在一起的。显然,他这次也打算拉你一起。

  你笑了笑,“好啊,我陪你。”然后你就自己举手报了副班长。老师看你和喻文州比较熟,两个人工作起来好搭配,也就同意了。尽管那时候并没有什么工作需要你们去做。

  这一陪就是好久。小学老师很满意你们的搭配,你们与同学相处得也不错,同学间的小打小闹总是你们一同劝阻的。特别是男生和女生吵起架来的时候。所以你们一直是班里固定的班长和副班长。

  后来再长大些,一有男女生吵架,不等你们开口,就有人出声调侃,“你们就不能学学班长和副班长吗,看看人家多和谐。”你们也只好笑笑,不作过头的反应。


  到了初中,喻文州去竞选学生会会长,你便跟在他身后竞选副会长。原因别无其他,仅仅是因为那句“我陪你”,让原本不喜欢参与这些活动的你跟在他身后。

  而在班里他依旧是班长,你依旧是副班长。

  你们之间的关系依旧像幼时那样没变。

  

  直至高一。


-

  初中时没有多难的理科你还能应付,但是高中就不一样了。

  你看着自己的物理卷子叹了口气。

  坐在你身旁的喻文州看到你的反应,把自己的卷子推到你面前,“慢慢来,不急。”你对他无奈地笑了笑。

  他伸手拿过你手里的卷子看了看,“还有那些题不懂的,我给你讲讲。”你听话地指出你上课听不懂的题,仔细听他讲解。

  你文科的成绩在班里是数一数二的,这要托了你爱看书的福。但是理科……数学和生物你还能接受,但是物理化学简直就是你的噩梦。

  喻文州的文科成绩比你差一些,但他的理科却是班里拔尖的。因此他在段里的排名也要比你好上许多。旁人眼里的学霸就是这么出来的。


  晚自习的下课铃响了,你们收拾好书包,一同回家。家里人很放心你和他一起回来。

  月色清凉,路灯的光不是很亮,你和他并肩走着,这次你们的题目正好在下课前讨论完了,路上倒没了话说。

  但你们没有觉得气氛尴尬,因为彼此太过了解对方。

  喻文州忽然开口了,“你说……如果我对我爸妈说了我的想法,他们会阻止我吗?”你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他也和你提过,他想休学去参加蓝雨青年训练营的训练,以此向成为职业选手的这个目标更进一步。

  你知道他有多爱《荣耀》。

  他是初中的时候喜欢上这款游戏的,那时你很奇怪他怎么会喜欢上网游。于是你去查了查《荣耀》的资料,只觉得是不错的游戏,便从他那拿来了账号卡,建了个牧师跟在他身后。为了跟上他,你的技术还算不错。不过你对这游戏没有他那么热爱。也许这是男孩子和女孩子的差别吧。

  “他们会理解你的。”你对他笑笑,“再说了,我会帮你的。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但是,你想去的话,我会帮你。”你明白他不会让家长失望,他稳重的个性让他很少出错。

  喻文州只是看着你,“嗯。不过以后,你可没法帮我了。”他的话带着笑意。

  你对他摊摊手,“哎,少年,我都帮你这么久了,也该自己闯闯了吧?”你一副老成的模样把他逗笑了。由于太过熟悉,你们之间常常会出现这样稀奇古怪的玩笑话。

  你敛敛眸子,“不过……说真的,我,以后帮不到你了。”一个人,会很寂寞吧……

  你低下头,放慢了脚步。你知道你的想法瞒不过他。

  他转过身,停下等你,你抬头,路灯不是很亮的光落在他身上,少年温润的眉目和温和的微笑被晕上一层柔和的色调。

  “休学至少要下学期,再说我们以后可以发短信。你还听能我发发牢骚,帮我调节情绪。需要你帮我做的事还很多。”他就这么出声,目光温和。

  “别和我说你自己没办法调节情绪啊,多大的人了。”你出口调侃道。

  可你无疑勾起了嘴角,走到他身旁。

  他总能让你安心。


-

  喻文州在期中考后就对他父母说了他的想法,当时你也在场。和你猜的一样,喻文州的父母不是不讲理的人,在充分了解喻文州的想法后,他们同意了。同意喻文州下学期休学去参加训练营的训练。

  你和他对视一笑,相互击了掌,然后你对他的父母道别,便出门回家。

  你不知道的是,你前脚刚从喻家踏出,喻文州的母亲就叹了口气。

  她只问了喻文州一句话:

  “不要和我说你对那孩子没感觉,你这一走,她要怎么办?她这么好的女孩子……”

  喻文州少见地沉默了。


-

  喻文州很早就意识到了他对你的感情不同于家人,可他真正意识到自己对你的喜欢和占有欲有多深,是在你们初二那年。

  让他清醒过来的不是任何一个同龄人,而是一个才三岁的小孩。说起来,三岁还是你们认识对方的年纪。


  那天是周六,你们正好没上课的一天。

  下午的时候,喻文州像往常一样打算上荣耀——他的作业都写完了。但是他忽然想起英语作业上有道奇怪的题目,于是放下账号卡,透过窗户看了看你的房间,没人。你的窗户正对着他的窗户,两人经常站在窗户前就交流上题目了。

  你不在,这让他有些奇怪。于是他熟门熟路地直接进了你家,你们俩手上都有对方家里的钥匙。

  因为你们的无良父母常常四人结伴出去玩,而你家的父母担心你一个人晚上不安全,便让你暂时住到喻家去,或者喻文州暂时住到你家来、没有什么差别,两家就在隔壁,多年的造访已经让你们把对方的家也当成了自己的家。

  你不在家。这是你母亲告诉他的。这天你表姐带着她三岁的儿子来你家玩,你也见过小家伙很多面,加上你的性格让人放心,便让你带着你外甥上一旁的小公园去玩。

  有些不放心你的喻文州问完你的母亲就向小公园去了。

  他到小公园的时候却微微愣住了。

  只见你平时绑着的马尾散了,中长发散乱地披在肩上,发尾微卷。你怀里抱着个三岁的孩子,那孩子手里还揪着你的一缕头发。发圈掉在地上。

  要是你抱着的孩子是他的该多好。

  喻文州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他现在很少见到你披着头发的样子。就算住到他家去,你也只会爬上床后才解开头发,就是他想见也见不到。

  你一脸无助,想弯身捡起发圈,小家伙却不肯抱着你不肯放手。

  喻文州也看到了你的无奈,把心头奇怪的想法压下去,快步走到你身前把发圈捡起来。

  你看到喻文州的动作,再想想小家伙,叹了口气,“文州……帮我把头发绑一下。”说着你转过身,好让他帮你把头发绑好。

  喻文州愣了一下,手穿过你的发丝,明显刚洗过的头发摸起来很柔软,他有那么一瞬间不想放手,但还是小心翼翼地帮你理了理头发,然后替你绑好马尾。

  你松了一口气,“呼——还好文州你来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对他笑笑。

  他回给你一个笑,目光落在了你怀里的小男孩上。

  你怀里的小家伙也奇怪地看着喻文州,你意识到了一点,空出一只手戳戳小家伙的脸颊,“他是我表姐的儿子。”

  不等喻文州有所反应,小家伙就叫了声叔叔。

  你看到喻文州被雷的微笑都僵了,有些幸灾乐祸,“第一次被人叫叔叔?我可已经被叫了好多次小姨了。”

  喻文州有些心累。可到后来更让他心累的是,小家伙仗着自己的年龄,一直要你抱,还时不时在你脸上吧唧几口,在你看不见的时候对他挥挥拳头,耀武扬威。

  行了,这会儿喻文州可意识到自己对你的占有欲有多深,以往所有对你的奇怪的想法都有了解释。让他更无奈的是,看到你亲昵地蹭了蹭小男孩的脸,小家伙又在你脸上留了口水的痕迹的时候,他居然有想把这小屁孩拉开,拽着你回家让你洗澡的冲动。他好像陷得不是一般的深了。

  喻文州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对你伸出手,“让我抱会儿吧,我怕你抱不动。”但是小家伙呢,一脸“我不要不要不要就是不要”的表情。

  你只好继续抱着小孩,但你丝毫没注意到喻文州的心理变化。

  于是未来联盟战(xin)术(zang)大师之一的喻文州就这样和一小屁孩耗了一下午的战术。

  他忽然发现,也许小孩比大人更难(xin)缠(zang)。


  后来因为喻文州的父母出门了,他这天的晚饭便和你们一起吃。

  饭桌上,你的小姨问你外甥今天下午好不好玩。没想到你外甥气呼呼地指着喻文州喊了句,“妈妈我不喜欢这个叔叔!他老和我抢小姨!”

  大人们大笑起来。喻文州微笑着吃饭,你和他一个反应。你并没有对外甥的话感到奇怪,你纯粹当这两个人处的太好了——你觉得下午这两个人的相处非常和谐。


-

  而让喻文州真正有危机感的,是初三时你常常被男生叫出去这件事。甚至有一次你们正在吃午饭,一个初一的学弟跑来想找你告白。这年头的女孩子们大多是活泼再附带些暴力属性的,再不然就是安静得找不到人。像你这样温和稳重,人又长得不错的也算是少见了。

  喻文州明白你人气高的原因,他何尝不是这样。温和稳重的男孩子也是挺少见的,再加上他自身温润的模样,不少同年的女生或者学妹一下被俘虏了。

  你回来后继续吃午饭,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进餐被别人打扰了。

  这时,喻文州看了看你,随即出声,“你说我们要不要假扮情侣?”虽然学校里禁止谈恋爱,但是私底下这规矩根本没用。只要不被教导主任抓到,一切好说。

  你放下筷子,偏了偏头,“好像不错。要是每天都被打断吃饭的话,午休时间会不够吧。文州你也在这方面累得够呛。”你狡黠地眨眨眼。你知道喻文州也常常被女孩子叫出去告白的事。

  “那今天放学要不要试试牵着手回去?”他回了你一个带着调侃意味的笑容。

  你捂着嘴笑了,“好啊,反正小的时候就是这么回去的。稍微有点期待大家的反应呢。”说着,你收拾好筷子放到便当盒里去。今天你们的午饭是自制便当,你偶尔想锻炼自己的手艺,便起了个大早为你们各做了一份便当,顺便帮父母做了早饭。

  你没注意到喻文州嘴角上扬的幅度比平时大了好多。


  放学的时候,他很自然地牵过你的手和你一起回去。一路上没碰见什么老师,倒是看到了许多同学。看着明目张胆的你们,有些学生不断叹息。当然还有些比较熟的直接跳到你们面前嚷着要烧烧烧。你们只是笑着出了校门。

  喻文州看了看一脸平静的你,不打算松开自己的手。到了这个年龄段,女孩子的手已经比男孩子的手要小了。他的手很轻易地就包住了你的手。

  女孩子的手因为很柔软,所以牵着很舒服。更不要说这时他是牵着自己心上人的手了。

  你看得出喻文州很开心,但是你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开心。

  你肯定不清楚的。

  仅仅是能牵住你的手,他的心就变得异常充实。

  真想就这么牵着你走下去。


  柔软的春日,悸动的心。


-

  喻文州的母亲问过你:

  “不要和我说你对文州没感觉……我看着你们长大,心里有数。他这么一走,你怎么办?”

  “阿姨,我相信他的选择。”

  这是你的回答。那时喻文州的母亲来你家与你母亲闲聊,喻文州还在家里却也就快出发了,她就忽然过来问了你这么一个问题。

  你清楚自己对喻文州的感觉。初三的那个暑假,你们两人常常一同出来玩。那时候,他红着脸的笑容;他略有宠溺意味的眼神;他过分亲密的举动;被他牵紧了的手……以及你越跳越快的心。

  那是以前不曾有的。

  那是个青涩的夏天。

  如今,幼时的男孩成长为少年,人也已经比你高了许多。你对他的感觉,也变了。你隐隐约约知道他的想法,可你就是不说破。

  有些坏心眼吧。

  你在心里这么评价自己。

  那些小小的约会给你带来的感受还不能让你下定论说你喜欢他,真正让你觉得自己陷进去了的事……也是发生在那个暑假。


-

  暑假过去了大半,你们两人的父母忽然说他们四个人要出去度假,留了足够的生活费后就这么抛下了你们两个。他们不带你们去旅游,总有种被算计了的感觉。

  但是你和喻文州都不在意。倒不如说,喻文州很感谢这种安排。你当然不知道他是这么想的。

  初三的暑假没有作业,所以你干脆搬到他家里去陪他刷荣耀。

  快到饭点的时候,你们就十分自然地到附近的超市去买些食材回来烧。你的厨艺派上了用场。倒不如说这是你父母有意锻炼的结果。

  他看着你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心里是满满的幸福感。

  如果以后还能这样该有多好。

  能看着自己喜欢的人为自己忙碌,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吃完饭后你们一起洗碗。为了省电,每次你都会到喻文州房里去和他一起刷荣耀。毕竟天天两台空调两台电脑,每天这么用电力也吃不消。


  这天,吃完晚饭,你到自己房里开了窗,然后下楼帮喻文州洗碗。

  洗完碗后,和往常一样,你先去洗澡,而他先去开电脑。

  你洗澡很快,不用十分钟就洗完了。看到你回到房里,喻文州很快起身去浴室,就像一直在忍耐什么一样。其实每次让他听着你洗澡的流水声都是一种煎熬。

  等你们都洗完澡,这才刷卡进了荣耀。他在荣耀里碰见的一些朋友似乎都形成了一个习惯,看到他,身后就会有你。看到你们一同上线,调侃的信息马上就来了,附带着一个副本的邀请。

  你一直是跟着他的。他去哪你就去哪。因为平时码字练出来的手速完全被你用在了操作牧师上。为了不拖他的后腿,你也是有偷偷练过技术的。

  

  你看了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退了荣耀。喻文州也开始把房间里的温度调高。

  你去卫生间刷过牙后打算回房关窗开空调。等你回到房里,听见的是雨声。夏天的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没有很在意,尽管那雨下得确实挺大的。你只是走近了窗,打算把窗户关起来。

  窗外闪过一道光,你揉揉眼,没看清。这个时候,伴着窗外的雨声,雷声作响。

  你被雷声吓懵了,傻傻地站在原地就这么看着又一道闪电划过去。

  第二声雷鸣要比第一声要响,也响得久一些。

  喻文州冲进你房间的时候就看见你瘫坐在地上,无助地看着窗子。

  他快速关了窗拉了窗帘,随即走到你面前抱住你,他的手在你身后轻轻拍着,语气温和,“没事……没事。有我在。”

  你被他的柔声安慰拉回了神,主动抱住他,在他怀里不住地颤抖。你的手死死抓住他的衣服不肯放松。

  喻文州完全不在意这些,只是回抱你,轻轻地出声,试图让你平静下来。

  只是又一声雷响,让你颤抖的频率变得更大,“呜……文州……”你小声呜咽着,不安地往他怀里缩。

  “没关系,有我在呢。只是打雷而已……怕的话就抱紧我。”喻文州在你耳边缓缓说着,若是平时有人这么贴近你的耳朵,你会立刻跳开。可此时你只能抱紧他,因为你怕。

  你上幼儿园的时候曾经被一个同学无意间吓哭过,那天正好下雷雨。而你被吓到的那一瞬间,雷声作响。从此你就对雷声感到异常恐惧。幼年给你留下的阴影实在是太深了,每次打雷你总是要和父母一起睡。这种情况到了初中才有所好转。

  他想到你的经历心里就一阵疼。

  等雷声稍稍静一些后,他微微松开对你的力道,心疼地看着你有些苍白的脸。

  你紧闭着双眼,有泪水从你眼角流出。

  这一次,喻文州没有任何犹豫地吻了上去,轻柔的吻落在你眼睑上,他小心地吻去你的泪水。

  如果这样能给你一些安慰的话,他不介意多做几次。

  他的动作让你睁开了眼,你一睁开眼就对上了他的眼睛。

  他的眸子里只装了一个你,他看你的眼神是温柔却掺杂着心疼的。

  你忽然放下心来,他眸子里的平静传给了你。

  因为哭累了,精神又处于高度紧张,这一放松,你的头就一点一点地,最后干脆靠在他胸口睡去了。

  看到你睡过去,喻文州舒了口气。他小心翼翼地把你抱到床上,随后帮你把头发解开,掖了掖被子,再拿起空调的遥控器调温度。做完这些后,他看向你,嘴唇动了动,终究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就这么带上门去洗漱睡觉。

  

  等你第二天醒来才猛地记起昨晚他的举动。你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烫。

  你抱着被子,脑子里挥不去他的身影。

  你想起他抱着你的温柔,他身上你熟悉的味道,他看你的眼神……你熟悉的他。

  越想心越乱。

  能确定的只有一件事,你喜欢他,早就喜欢得无法自拔。


-

  你和喻文州都没有对同学提起他要休学的事,考完期末考,跟在后面的就是寒假。

  他过完寒假就去蓝雨训练营报道。对于你们来说,这是最后一个假期。

  你们俩的父母例行放假就跑出去玩,你又和往常一样住到他家去。

  假期的时间被你们分配得很合理,至少不会耽误学习。就算他下学期休学,他也认真地和你一同完成寒假作业。

  晚上的时候他需要为训练营的事做准备,为此他查阅了打量各角色的资料,数也数不清的战术……偶尔你们会就此讨论起来,毕竟逐渐长大后,论书的涉猎,他是不及你广泛了。


  你抱着你送他的炸鸡块调侃他,让他应该去把《孙子兵法》全背下来。他只是带着无奈的笑容看了你一眼,没有说话。

  你趴在他床上抱着炸鸡块打滚,要是被学校里的人见了,估计下巴都该掉了。他们是如何也想象不出温和如喻文州的你会抱着炸鸡块打滚,还是在人家喻文州的床上。

  没办法,认识这么多年了,小性子总会暴露出来的。喻文州也常常会做些孩子气的举动,不过大部分人不知道而已。

  你趴在炸鸡块上,探出脑袋看喻文州在电脑上查什么。

  忽然他空出手揉乱了你的头发,“想看的话起来看,趴着会难受。”你把他揉乱的头发理好,如果不是这天刚洗过头发,你才会不容忍他这么胡来。

  但是你没有起来,换了个姿势继续抱着炸鸡块打滚。

  于是这次你不小心就滚下了床。

  喻文州很快伸手一把捞住你,但很显然他失败了,被你的惯性这么一带,两个人都滚到了地上。

  你给喻文州当了垫背的。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他的手按在你两侧,你发现此时你们的距离有些近,他的表情有点苦恼。

  你被他压在了身下。

  你不说话,单纯地看着他的眸子,不说话。

  他也沉默地看着你,你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你们对视着,沉默着。


  许久,喻文州起了身,“地上凉,小心。”顺手拉了你一把。

  他这一拉,把你拉进了他怀里。你知道这是他算计好的,因为他很快就抱住了你。

  你微微抬头,看到他的喉结动了动,他嘴边念着你的名字。

  “记得给我发短信和打电话……理科好好学。”他只说了这样的话,然后伸手戳戳你的脸颊。

  你闷闷地应了声,被喻文州戳过的地方好像着了火一般,温度上升得很快。

  看到你烧红的脸,他笑着拉近了和你的距离,他脸上的笑容你认得,是他想整人时才特有的笑。

  你有些慌,可依旧倔强地看着他。

  谁想喻文州把头靠在你颈窝,似是满足地蹭了蹭,他的头发也才洗过,有些软软的,此时钻进了你的领口。虽然是冬天,但是你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衣外套和一件低领的棉毛衫。头发蹭到你的肩膀,划过你的锁骨,痒意滋生。

  然后他开口,“心跳加速了,嗯?”上挑的尾音显露出一丝俏皮的味道。

  你知道他又在逗你,尽管你确实心跳加速了,你还是故作平静地回答,“哪有。”刚说完你就觉得不对,刚刚你的反应,好像是叫“傲娇”吧。

  喻文州噗嗤一笑,抬手揉揉你的头便放开了你。你没有漏看他眸子里细碎的星光。

  “不早了,去睡吧。晚安。”这是他在这天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便听话地去睡。


  你不明白你们现在的相处方式算是什么。青梅竹马看起来已经越界了,情侣却又不像。

  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你得出这个答案。

  你知道他喜欢你,他也知道你喜欢他。

  这一层纸没有被捅破。你们都在寻找一个适合的时机来坦白。


  那是你们父母回来的前一天。那天之后,你和喻文州就各自忙着过年的事没怎么见面了——如果在自己房里看到对面的人不算见面的话。

  接着他去了蓝雨训练营,而你继续你的高中生活。


-

  喻文州的短信总是在周末准时发到你手机里。偶尔你会和他通个电话。

  你对他聊的是高中的生活,他对你说的是训练营里的事。

  你没有对他隐瞒自己在理科上的压力,他也没有对你隐瞒自己在训练营里险险及格的成绩。


  你周末的任务多了一项——鼓励他让他坚持,并私底下找些适合他的关于荣耀的一些东西,自己实践完再告诉他。

  当然,为了实践这些还类似于传言的东西,你特意开了小号去做。这需要精力,也需要技术。你把你空余时间写小说的习惯放到了一边,要么学习要么为他找资料。你的成绩也因此有了些浮动,文科依旧保持着优势,而理科不出你意料地下滑了。

  你逐渐以掌握那些小情报而乐趣,不知不觉中,你发现,他不在你身边,你对荣耀的热情反而大了许多。

  但是很快你也高二了,不必再去担心理科的事。

  喻文州的成绩虽然在训练营里还是险险及格,但是他一直以来的目标就在他眼前,他咬紧牙努力练习着,为了自己,也为了一直在他身后支持着他的你。他狠下心,假期也没有回来,打了通电话给父母保平安后就开始练习。


  高二那个暑假快到头的时候,喻文州对你发来的短信,他被通知在荣耀职业联盟第四赛季出道。他成功了。但他没法抽时间回来,只能等冬休期或者夏休期再回来。

  于是你便把QQ抛到了脑后,以至于你到后来都想不起自己的QQ密码。不上QQ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你不需要再发大量的东西给他。

  当你得知他的成绩稳定得在及格线上时,你就有一种直觉——他会成功的。因为,他可是喻文州啊,他怎么会放弃呢。他的坚持没有白费。

  而你的成绩也保持得不错。

  到了高三你依旧碰荣耀,父母也明白你的坚持,也便没有说太多。但你分配给荣耀的时间明显少了。最终还是把你后来才重新创建的牧师账号加到了蓝溪阁中去,周末偶尔上线刷刷副本。原来的那个牧师账号你不打算动,你想给他一个惊喜。

  喻文州依旧给你发短信,仍旧是周末。你手机的短信消息,他几乎占了全部。他提到很多,战队里和队友的日常,他的话唠搭档,他的很多想法……

  你知道他冬休期的时候有回来过,但时间不长,你们两家又因为过年啊诸如此类的原因,你们没见着。

  不过你不知道他在那之后还偷偷回来过一次,只是为了站在远处小心地看你一眼。

  为了不再进一步打扰到你。


-

  你顺利地从高中毕业了,并且考上了本地一所不错的大学——甚至就在蓝雨俱乐部所在的那块地区。

  这是你计划好的。你甚至对自己的父母和他的父母一再强调不要告诉他你考到了哪所大学,因为你想给他一个惊喜。

  你压着心中想见到他的情绪——这种情绪不断滋生,压得你有些难受。

  暑假你没有在家,而是到离大学比较近的地方租了间房子,然后选择在一家咖啡屋打工。那家咖啡屋离你的住处很近,听说东西也挺好吃。

  

  无意间你的手机进水了,你无奈之下只好换了手机,用新号码发了个短信给喻文州。他的号码你早就记在了心底。不过奇怪的是,你发去的短信像是沉入了海底,从此你便再没收到他的短信。你觉得他也许是太忙了,也便没太在意。

  你没有找他。而他,根本就找不到你。

  没有打工的时候,你就在租来的房里刷刷荣耀。你在蓝溪阁里还算吃香,毕竟是个牧师妹子,还是个技术挺好的牧师妹子。虽然你开着这号去刷副本的时候,有很多人怀疑你是在玩人妖号。不过一出声,大家很快就表示欢迎了。而后因为上线次数多,技术又挺好,你混进了蓝溪阁的精英团。

  之前你只是为了他而玩荣耀,现在你已经是单纯地喜欢荣耀了。作为牧师,看着队友的血线被自己拉得很稳就是一种幸福。刷副本的时候,你和他讨论的许多东西都派上了用场。

  这让你的心情变得有些微妙。他到现在都没有打电话来,就连短信也没有发。

  他忙到这个地步吗?


  你给他打了电话,但是没人接听——不管你打多少次都这样。忽然你觉得你需要上QQ看看。很可惜,你把密码忘了。现在还有什么办法是能联系得到他的呢。你也知道蓝雨俱乐部外人是进不去的……游戏里更不要说了,就算他要上荣耀,开的也肯定是小号,你怎么碰的上呢。

  你完全把自己可以回家找他这一有效途径抛到了脑后。所以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啊。

  你只好在咖啡屋里碰碰运气。你希望他能来这家咖啡屋,尽管你知道他不怎么爱吃甜的。可你也知道他的队友黄少天喜欢。


-

  咖啡屋并不是女仆咖啡屋,这也是你选这家咖啡屋的原因之一。你很自然地穿着正常的连衣裙外加一条围裙为客人服务。店里的甜点都是老板娘亲手做的,她总是能和你聊起来。比较闲的时候你会到厨房去看看老板娘是怎么做甜点的,她也很乐意教你。久而久之,喻文州没等到,黄少天也没等到,倒是你的手艺又进步不少。

  你认为你再也等不到喻文州了,毕竟这个暑假已经过了一半,你却一点没有他的消息——倒不如说,暑假过了一半你才想起来你可以回家去找他。你试过了,但你的父母却告诉你他已经走了。

  青梅竹马的结果是形同陌路吗……


-

  意外发生在暑假快结束的时候。

  那天你依旧在咖啡屋工作,那是个忽然下起暴雨的下午。每次下暴雨你都没什么心情工作,因为你总会想起那个令你心跳加速的晚上。

  来咖啡屋里避雨的人不多,毕竟咖啡屋并没有开在热闹的街道。不过人不多倒也好,你在心里为老板娘这么想。

  咖啡屋会为淋了雨的人免费提供毛巾和姜汤。这单纯处于老板娘的好心,熟客也大多都懂。

  你来咖啡屋打工也挺久了,自然是明白这规矩的。

  于是你便帮忙递毛巾或是煮姜汤。人不多,但是乱起来也挺要命。你和一起打工的几人便打算先带着客人找个位置坐下,再给发他们毛巾。

  你带的那四个客人倒是主动往角落的位置坐去了。你也省心,直接去拿了四条毛巾交给他们中的一人,便转身回厨房端姜汤。

  等你端着姜汤回到那个角落,有一条毛巾被丢在桌上,其余三条不见了,而四人也少了三人。你没怎么在意,客人的事你也管不着,小心地把四碗姜汤放到桌上,对剩下那人笑了笑,“还有什么需要请叫我。”

  你被按在了座位。

  因为是角落,根本没人注意到这里发生了什么。等你意识过来,你已经被那人按倒在座位上——咖啡屋里的座位都是长方形的小沙发。裙子在你被压倒的时候掀起了一些,那个人的一条腿卡在你两腿间。

  你觉得不妙。

  没等你有什么反应,青年略低沉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躲我这么久,嗯?”熟悉的声音让你一愣,来不及脸红,你明白喻文州在生气,很生气。但是你不知道他在气什么,而你也没有躲他,更是对他无厘头的质问感到奇怪。

  “文州……?我没有躲你啊?”你心里一切一切的情绪到底还是变成了一句疑问。

  你看到有水滴顺着他的发丝流下,然后你感觉有什么落到了你的头发上。

  你皱了皱眉,略略挣扎了一下,“先把头发擦干,会感冒的。”他没有说话。

  喻文州的力气比你大,你挣扎了一会儿就不反抗了。

  他抱紧了你,他的怀抱是湿的,许是淋了雨的缘故。

  你在他怀里能感受到他的颤抖,“好不容易找到你,我怎么能放手……”你依旧不懂他的意思便没出声,听着他继续说,“发短信不回,打你手机不接,QQ不上,荣耀也不上,甚至不让我知道你考上了哪所大学,连暑假都不和我见面。你说你不是躲我是什么?”他抱着你的力道加大了不少。

  好像很有道理。

  不对,你什么时候不回他短信不接他电话了。

  “唔……文州,你先放开我。”你觉得自己有必要和他好好沟通一下。

  “不放。”他的声音闷闷的,此时像个赌气的孩子,把头埋在你颈窝。你只觉温热的气息喷在你身上,你的脸忍不住发烫。

  你明白他在担心什么,困难地伸手回抱他,“我不走……我觉得我们有些误会,我没有躲你。”

  听到你的话,喻文州好像冷静一点了,他松开对你的怀抱,却依旧把你压在身下,眸子直直地对上了你的。

  意识到这已经是他做出的最大让步,你叹了口气,回望他,“首先我没有不回你的短信也没有不接你的电话。”你一口气说完整句话,看到他有些发愣的神情继续开口,“我换了手机号,给你发过短信的。”

  你说完了,等着他说。

  你却没想到他开口就是一句:

  “……我也换了手机号,也给你发过短信的。”

  于是你们沉默了。结果到头来闹了这么久的乌龙只是因为你们俩发短信的时间错开了。

  你们两个都不傻,很快就理清了原因,再次对上对方的目光,无奈一笑。

  只能说你们有时候太默契,连换手机的时间都像约定好了一样。

  喻文州很快起身,顺手把你拉起来。

  你拿过被丢在桌上的毛巾小心地给他擦头发,他也很配合地稍稍偏了头。

  你们都没有说话,你却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回来了。

  那是你最怀念的感觉。

  在他身边的感觉。


-

  感觉擦得差不多干了,你才放下毛巾,一把抱住他,他也回抱住你。

  “好想你。”你靠在他胸口,缓缓说出这样一句话,声音带上了哭腔。

  复杂的情绪再度涌上心头,你压不住了。

  你听到头顶的声音——“嗯,我也是。”

  你安静地流泪。

  你知道自己根本离不开喻文州,耐不住他不在身边的寂寞。以前还能用短信和电话来安慰自己,可是这一个暑假你都感觉自己的心缺了一块。

  而此时,心的缺口被补上了。


  来不及感动,你便想起他才淋了雨。

  你有些不舍地挣开他的怀抱,端起姜汤递到他面前,柔和了神情,“快喝了,不然着凉。”

  他听话地喝完了姜汤,把碗放回桌面便吻住你。

  姜有些辛辣的味道顺着他的舌传给你,你们在角落安静地拥吻。

  青年的嗓音比起少年时期成熟了许多却依然干净明朗:

  “让我担心了这么久,用剩下的时间陪我吧。做我女朋友。”

  不容置疑的话却让你心暖,就像刚刚的吻一样。


-

  喻文州的衣服还是湿的,于是你站起身,“我去找吹风机给你。”你对他笑了笑,他揉了揉你的头发然后拉住你。

  你不解地看了看他,“先把手机号留下,不然我怕找不到你。”他这么对你说。

  你噗嗤一笑,拿过他的手机留下一串号码便去找吹风机。

  路过洗手间的时候,你隐约听见几个人的对话:

  “亚历山大,时间还没到吗?”

  “快了吧。”

  “队长搞什么鬼啊,让我们到这等着,虽然这里的烘干机还能烘一烘衣服吧,但是再这么待下去我觉得我要感冒了。”

  是他的队友吧。你笑笑,话特多的是黄少天,喊亚历山大的是郑轩,至于另一个你就不清楚了。不过时间……那家伙算好了时间让他们离开吗。

  算计?好像也不是。你叹了口气,就算是,你也乐意。

  你拿了吹风机给喻文州便继续自己的工作。


  后来你下班的时候喻文州已经离开了,你在咖啡屋解决了晚饭才回家。

  等你到家没多久,他的电话就来了。

  你们聊了很多,你想说的话都和他说遍了,他也和你聊了很多。

  你知道他们八月中旬就被战队叫回来训练,和他来咖啡屋里的三个人都是他队友,偶尔会去咖啡屋里做做吃点东西。说到大学问题的时候,被他狠狠调侃了一顿完全在你的意料之中。

  因为,想陪在他身边。

  

-

  你平静地过完了大学的四年,这四年间蓝雨得了一次冠军。那次你简直比喻文州本人还要兴奋,而他像往常一样揉了揉你的头,笑着。你没有忽视他眸子里璀璨的光。

  大学毕业,你没有急着找工作——他也有问过你的打算,但是你笑了笑,故作神秘地不告诉他。

  你的目的地是蓝雨俱乐部。你问过蓝溪阁公会中的工作人员,和他们提过你想到蓝雨俱乐部的网游部工作后,他们好像挺乐意的。在蓝溪阁混也有好久了,再加上技术不错,偶尔会耍耍战术。你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也挺心脏的,嗯。

  最主要的原因估计还是你是个妹子吧。

  毕竟据说蓝雨俱乐部除了食堂的阿姨和打扫卫生的阿姨以外,就没有女性了。

  蓝雨……寺吗。

  你笑了笑走进蓝雨俱乐部和经理见面。


-

  蓝雨战队的人很早就听说俱乐部会来个妹子,还是到网游部去工作的妹子。惹得黄少天当即开了Q跑到职业选手群去吼了几嗓子。

  喻文州还挺平静的,他现在完全在担心你的工作问题。

  但难得有了个妹子,战队里一群人打算跑到网游部去凑凑热闹。

  看到你的那一瞬间,喻文州成功受到了惊吓。再怎么他也没想到你会跑到蓝雨俱乐部来。原来蓝溪阁里那个技术挺好的牧师妹子就在他身边。不暴露是当然的,你从不在他面前提你还玩荣耀,后期刷荣耀的时候也只打字,只有你确定他没开小号来网游部晃荡的时候才会开语音说几句。

  黄少天看到喻文州的表情很是奇怪,看到队长不说话,大家都沉默着。

  直到喻文州叹了口气,说出了第一句话,“原来你说不用担心工作,是指这个啊……”

  你对他笑了笑,“小时候的约定,我还记得呢。”

  “那就陪我一辈子吧。”他笑得眉眼弯弯,意外的孩子气。


  你们俩的对话让众人一愣,这两个人不顾他们的对话,以及这个神展开好像有点不对。

  他们刚刚好像是见证了队长对妹子的告白,还是对今天刚来他们俱乐部工作的妹子?


  你们很快就被包围了,他的队友才知道原来你就是他一直有提到过的青梅,一直陪着他,就算不在身边也会支持他的人。

  ——陪我如何?

  ——好啊,我陪你。


  陪伴就是这样的事了。




END







评论

热度(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