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隔壁

【弱虫】【山坂】今日也是晴天

檐上落白:

剧情大概就是箱学爬坡组前辈带着后辈来串门(。




烟花“哗啦呼啦”地绽放在天空,不过在蓝天白云的背景之下瑰丽的色彩不甚明显。




东堂尽八拽着真波山岳一大早乘着电车赶来了总北。




“东堂前辈为什么要带上我啊。”




“说什么话,美型又温柔体贴的前辈独此一份,我可是带你来见你的对手的!”




真波毫不留情戳穿对方:“唔……东堂前辈明明只是自己想来见人吧。”




“……”东堂一时语塞,用力地拍了拍一点都不乖巧的后辈脑勺,揉了揉那头乱毛,眼神游移,“既然到了我就先去找小卷了,你自己慢慢玩。小卷我来啦!”




看着前辈急匆匆离开的幸福背影,真波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自从冬天那次,东堂前辈把他和坂道拉出来爬坡,他们便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现在回想起来,脑海中就只有那冰冷的空气,纷纷扬扬的雪花,在雪中勉强骑行的感觉以及眼镜上沾上了雪花让笑容都有些模糊不清的坂道的脸。




并没有特意找对方,交换了邮箱电话之后也没有保持联系,因为彼此都知道,只要爬坡,两人总是会相遇的。




只要爬坡,登上山顶最高处,最接近天空的地方,身旁一定会出现对方的笑脸。




 




正逢总北的学园祭,外校涌来参观的人也很多,身边穿梭来往着穿着总北校服的忙碌的学生,真波则慢慢悠悠地走在小路上。




“明明不是为了爬坡也会想见到对方吗?”他疑惑着前辈的举动,虽然抱有困惑,但是既然来了他还是会去找小野田的。




“啊,今天的风正适合爬坡呢。”微微眯起眼睛感受着温度,风也轻轻拂过脸颊。




除了知道坂道和自己一样是一年级之外,就没有什么可以找到对方的有用信息,尽管如此真波还是抱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悠哉想法晃荡在各个班级的摊位上。




 







 




手忙脚乱地在班级的咖喱摊位上帮忙的小野田眼前一闪而过某个身影。




“诶?”他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太确定,“东堂前辈?”




不不不怎么说都不可能吧。




“喂鸣子!那是给客人准备的别偷吃啊!”




“啧啧啧肚子太饿需要补充能量啦!”




小野田听着耳边传来的朋友们的吵闹声,感受到班级女生的谴责的视线,笨拙地挥着手想让他们别吵起来。




“小野田别管那两个笨蛋啦!”被同样忙得焦头烂额的同学催促着,大家有志一同忽略了某两个吵架的人。




“可、可是……”




“让他们自己吵起来才是般大忙了。” 寒咲不为所动,笑眯眯道,“小野田你辛苦一上午了,等下去休息吧”




被寒咲说服的小野田又继续老老实实干活。




今天很晴朗,不用看手表,单凭头顶正当午的太阳就大致猜出现在的时间,这时候摊位上引来客流的新一轮高潮。




“这个……然后是咖喱……诶诶咖喱在哪?”




“给。”




“谢谢!……诶?真波君呜哇!”熟悉的温柔的声音响起,小野田抬头一看愣住了。




真波朝他打着招呼:“没想到正好碰到你了呢。”




“为什么真波君会在这里?”




“被东堂前辈拉来的。”真波腼腆地笑了笑,“果然就遇上坂道君了。”




“箱学的真波?”寒咲好奇地探出头,对小野田道,“小野田你就先和他去逛逛吧。”




 “诶?但是时间还没到,而且现在……” 摊位正处于繁忙的状态,无论怎样小野田都不好意思先离开。




今泉和鸣子在狭小的过道上争锋相对并排挤了过来。




“小野田你就先去吧。”




“就是!有我这个大阪浪速飞人在咖喱什么的很快就能搞定!再说还有这个假正经给我当手下……”




“喂鸣子!”




小野田“嘿嘿”地傻笑起来。。




真波看着他们,突然拉着小野田笑眯眯地指着远处:“我们去买个甜筒吧!”还不等小野田反应过来就被拖走了。




留着今泉鸣子在后头默默看着他们的背影,神情微妙。




“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太爽啊。”




“难得和你意见相同。”




 







 




因为舌尖触碰到的冰凉打了个哆嗦,小野田一口一口慢慢舔着奶油,一边问道:“话说回来,东堂前辈呢?”




真波皱着脸:“东堂前辈把我拉来之后一个人就跑掉了。”




“是去找卷岛前辈吗?”不用问小野田也猜出来了。




“把后辈一个人丢在这里自己跑去约会,真是太狡猾了!”




“约、约会?!”




被真波的措辞惊到,他差点从椅子上翻了下来。




真波全然没有在意他的惊讶,只是笑了笑又道:“不过好久没感受这种学园祭的气氛了。”




“咦?箱学应该也会定期举办吧?”




“箱学的学园祭吗?唔没印象啊……”真波凝神苦思冥想了半天,突然拍手道,“对了!这么说好像有天爬坡回来之后被班长在电话里头训斥了,说是没去帮忙?”




“什、什么!真波君爬坡去了吗!”知道对方热爱爬坡,但是一想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小野田坂道从未想过翘掉学校的活动,他的心思不由得偏移,由衷敬佩道,“真波君真的很喜欢爬坡呢。”




“嘿嘿,因为爬坡太开心了,坂道君的话一定能明白那种感受的吧?我啊,一旦看到坡,心里就会觉得不马上爬真的不行呢。”说罢手指抵在唇上,真波苦恼道,“虽然事后都会被骂啦。”




“那个……说到坡,学校后面有个很长的斜坡哦!”看到真波的样子,小野田不由拉起他小跑到后门。




别人穿梭在摊位上玩耍,这两人反而兴致勃勃地跑去看起了坡道。




“难道……坂道你每天都是从这里上学的吗?”




“是的!”正好在停车场附近,小野田顺手指着自己的爱车。




看清楚那辆车的样子后,真波眼睛的瞳孔不由得收缩了一下,喃喃自语道:“淑女车吗?”




“嗯,比赛时的公路车是别人借给我的。”




“坂道君真是有趣!”真波转头看着那长长的坡道,话语中带着笑意,“每天上学都很开心吧。”




小野田摸着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一个人爬坡的时候总会忍不住唱起歌,不过真的很开心!”




“是你之前比赛的时候唱的那首?”




“是的!”




“啊糟了……”才注意到甜筒上的奶油在两人交谈中不知不觉化了,黏糊糊的滴在了小野田的手上。




真波凑近了摆出了一副认真的表情,建议道:“舔掉就好了吧。”




对方的话说的太过奇怪,又有正当合理的理由,小野田身体僵住眼神却是慌慌张张。




真波轻笑了一声,凑的更加近了,手指上都能感受到微微的热气吐息。




“等、等等!真波!”




还没等小野田叫出来,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叫嚷声。




“喂!箱学的小子在对我们家坂道做什么啊咻!”




伴随熟悉的口癖的还有另一个高昂的嗓音。




“哇真波我果然小瞧你了,你居然当着小卷的面对眼镜君动手!”




随着前辈的出现现场顿时变得一片狼狈。




再之后四人一起逛了起来,盯着卷岛狐疑眼神的真波一脸坦荡地拉着坂道到处跑,时刻盯紧后辈的前辈们也跟着晃荡。




直到最后,吵吵闹闹到现在的前辈——应该说是东堂单方面的闹腾——的声音也终于消停下来。周围的人群渐渐散开,学生们也收拾整理着道具,喧闹的校园逐渐平静下来。




时间也差不多了,东堂负起责任地准备拉着后辈回箱根。




“我要和小卷道别,虽然嘴上不说不过小卷肯定不舍得我!真波你别来打扰我们哦!”这么淳淳叮嘱着的东堂下一秒转头奔向卷岛。




只留下真波和小野田面面相觑。




“噗。”真波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野田有些不明所以。




“趁着这个机会来见坂道君,真是太好啦。”在黄昏的晕染下眉梢都沾染上了温柔天真的笑意,真波抬头对着蔚蓝的天空闭上眼睛,“可惜今天没有骑自行车过来,不然我们可以一起爬坡了。”




“那个……”小野田急急忙忙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睁大眼睛看着他,“下回,我们一起出来爬坡吧!”




“好啊,约定了。”




约定了,然后期待下一次见面。




 




不远处的东堂催促了他一声,让真波快点过去。




“今天天气太棒了。”




真波突然开口。




“诶?”




“坂道君,下次见吧,在坡道上。”




“嗯。”




这么说着的两人相视一笑。




 




-fin-




 

评论

热度(44)

  1. 中二病患者檐上落白 转载了此文字
    檐上落白
  2. 来自隔壁檐上落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