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隔壁

【刀剑乱舞】被关在本丸外的三十分钟

湮花残笑:

#审神者×加州清光?#


#OOC有#


#卡在进入本丸的网页三十分钟的脑洞和怨念#


#以及抢了号到第五天才回来玩耍……#




  她应该是一个相当不合格的审神者了吧,本丸的大门大开了五天,她到第五天才回来,而一进入本丸她就看到蜷缩在角落里的加州清光,她的初始刀,五天前选完之后她就没有再回来过,看着少年的额头抵在膝盖上,蜷缩的模样像一只被抛弃了的小猫似得,连身边围绕的气氛都感觉很压抑,审神者不禁怀疑这个孩子不会五天都一直处着这么模样吧?




  想着,审神者的内心升起一股愧疚和心疼,还有无奈。




  “清光?”




  审神者轻声的喊了喊他的名字,因为带着愧疚,她的声音不经意间放轻了,那细弱的叫唤声生怕加州清光听不见,她打算接着再喊一次的时候,蜷缩在角落里的少年却猛地抬头,那双猩红的瞳孔中带着惊讶和不敢置信,直到他的眼中映出了门口那抹纤细的身影,少年的表情才染上一股惊喜,清光的嘴角弯起一抹笑容,可是没过多久他又抿起了嘴,小声的询问:




  “主人?”




  那样小心翼翼的模样让审神者想要说出来的话哽在了喉咙,她貌似做了一件很过分的事情呢,明明是一名开朗直率的孩子却被她弄得这样……他是在害怕么?




  审神者歪了歪头,细细的看着清光的反应,一双纤细修长的手指,修的好看的指甲上染着凤仙红的颜色,那是一双异常好看的手,可是被他的主人用劲的拽紧着身边的衣服,审神者被清光这个样子弄得不知所措,虽然她当审神者有五天了,可是她却是今天第一天认识加州清光,属于自己的第一把刀被她弄成这个样子,她觉得,应该没有比她更糟糕的审神者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少年待的方向走过去,只是刚走了两步,她发现加州清光的身子竟然僵直了。




  他……他这是在怕她?




  审神者自己也僵直了身子站在了原地没有再向前一步,加州清光看着自己的主人不再向自己靠近后,瞳孔中那应该算作炙热的颜色也被他眼中的黯然变得暗淡了起来。




  他果然……是不被需要的吧。




  “清光……你这是在怕我么?”




  审神者的声音缓缓的响起,那语气似乎带着股疑问和懊恼以及一种‘啊,这可不好办啊’的意味在里面,清光听到审神者这样的询问,他立马提高了声音否定道:




  “没有!!”




  他怎么会害怕主人!他害怕的是……他害怕的是……




  “那你为什么……一副不肯让我靠近的表情呢?”




  是啊,他的表情有着倔强,甚至视线是在她的脚上,鲜少抬头看着她,让她总有种他不想看到她的感觉啊。




  “我没有……”




  清光的声音闷闷的。




  审神者掩藏在面具后的表情看不见,可是看她微微放下的肩膀看来,她刚刚是在无奈的叹气,她又往前走了几步,直到走到清光的面前再慢慢的蹲下来,宽大的和服垂落到了地上,审神者的口吻微微往上调,口气并不是质问型的,倒是反而带着股委屈:




  “那你为什么不看我呢?是怕我长得难看么?放心,脸已经遮掉了哦~”




  这种自嘲似的口吻让清光再次猛地抬头,清秀的脸蛋布满了紧张和愤怒:




  “我才不是因为这个!我,我也不会在意这种!”




  “那是为什么呢?”




  “……”




  清光白皙的脸蛋微微泛红,他怕说出来会让面前的女人觉得可笑,他……不想被她嫌弃。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审神者锲而不舍的询问,之前那种温柔看着全是假象,这种赖皮似的又不知廉耻的精神才是他主人的真实性格。




  “……”




  加州清光抿着嘴唇依旧不开口,审神者看他这个模样,这才想起她最重要的事情没有做,面具下的双眸变得柔和起来,她发自内心的说道:




  “呐,清光……抱歉呢,我不该让你一个人这么久,以后不会了,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哟。”




  “!!!!!”




  说幸福是怎么来的?对加州清光来说,大概是砸来的,直接戳中他内心最脆弱的那个部分,审神者的话让一直固执着别扭的孩子眼眶红了起来。




  “哎?”怎么一副要哭了的样子?




  等等,她的台词不对么?




  那应该怎么说?




  “啊啊啊,抱歉抱歉呐,别哭啊,要不……你,你也惩罚我好了,恩,把我关在本丸外五天?”




  这算是什么惩罚啦!




  “不是的,不是的!”




  清光一把抓住审神者的手,少年的手臂和手指都很纤细,可是没想到少年的力道却是很大,他死死的抓着审神者的手用力的摇摇头:




  “我不是因为这个……”




  “那……”




  “我一直在害怕你不要我了!”




  “哎……?”




  清光的眼角有着泪水,他此刻委屈的像个孩子对着审神者哭诉,五天压抑着的心情,五天孤单彷徨的心情,五天迷茫不知所措的心情一下子全部宣泄了出来:




  “你一直没有回来过,本丸也冷冷清清的只有我一个人,谁也不在,只有我一个人,我一直在害怕,你会不会不再回来了,我无法战斗,无法远征,只是一个人,如果你一直不回来的话……我是不是一直一个人这样下去,直到变成废铁?”




  啊……她似乎把这个孩子的心给严重伤害了呢,这么彷徨不安啊。




  “主人,我可以战斗,我可以远征,请不要放弃我好么?请告诉我,我是被需要的……”




  这样的话,本来会压在加州清光的心里永远不说出来,可是五天漫长的等待,他害怕极了这种寂寞。




  “请使用我,主人,直到我碎裂的那一刻。”




  加州清光死死的抓紧审神者的手,那力道让审神者感觉到了疼痛,可是,比起手上的疼痛,她觉得更痛的是自己的心,清光内心的不安她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恐慌,他只敢在心中的呐喊她都一清二楚。




  因为,她是审神者啊。




  “我不会……”




  审神者张了张嘴,拒绝了清光的请求。




  清光的瞳孔猛地一缩。




  不会……我不会……不会使用他么?是因为他太脆弱么?是因为他曾经断裂过么?是啊……连他曾经的主人都因为他断裂过,被当做不可修复品给处理了……




  “我啊,虽然是一个很粗暴的人,一点也不细致,还很懒,可是啊,我不会放弃你们的,我会带着你一起战斗,一起远征,我不会让你碎裂的。”




  “……”




  清光张了张嘴,“即使我变得破破烂烂?”




  “即使你变得破破烂烂。”




  “即使我不是最强的?”




  “即使你不是最强的。”




  “……我是被需要的?”




  “对,我需要你。”




  “……我会被疼爱着么?”




  “当然,清光这么可爱,我怎么会不疼爱你呢?”




  唔……似乎被治愈了呢。




  清光犹豫了一下,靠近了审神者一点,见她没有拒绝的样子,少年向前环住了审神者的腰,少年的脸埋在审神者宽大的和服里,声音闷闷的:




  “……虽然迟了五天,我无法独占你五天,但是,请今后的日子里,让我陪伴你的左右吧,审神者。”




  “请多多关照。”




  “我很难驾驭的哦,但是,我也会努力的。”




  “……”




  说着说着,怀里的少年没了声音,审神者碰触了下清光细软的头发,少年敏感的下意识搂紧了审神者。




  真是敏感又细腻的孩子呢。




  想要……被爱么?




  ******




  本丸安静没多久,陆陆续续的多了很多刀,有他熟悉的大和守安定,山姥切国广,和一堆的藤四郎,每次赌完刀之后,审神者都会深深的叹口气,清光知道,审神者想要的,是那两把美丽的刀,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吧。




  那两把刀就像是遥远不可碰触的存在。




  “赌刀不行的话,只能捡了吧。”




  清光隐约听到审神者这么说着。




  之后的一段时间,清光发现自己出战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从不再是队长,到最后闲置在本丸,和审神者一起出战的都是太刀和大太刀了,清光看着太郎太刀和石切丸的背影,两人站在审神者的身后和她一起离开,清光羡慕极了……他也想待在她的身边呀,可是他也清楚,他无法达到他们的高度,他只会给审神者添麻烦而已。




  “清光,你最近笑的越来越少了。”




  走在身边的少年声音平淡的和清光说道,清光愣了愣,摇摇头否定:“才没有!”




  大和守安定认识清光那么久,怎么会不了解他,大和守安定也摇摇头:




  “真的,以前的你,就算是远征的时候也会很高兴的喊‘我出发了!’,可是现在,你连笑都很少了。”




  “……有么?”




  清光歪了歪头,他自己已经不记得了,刚开始本丸的刀还不多的时候,只有他和审神者,那个时候,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了,一起出战,一起完成任务,一起和审神者期待新的同伴,一起和审神者制作刀装,怀着幸福的心情让审神者给他穿戴上,受伤的时候审神者也会担心,可是,同伴越来越多后,审神者似乎开始渐渐遗忘他了,她和新的强大的伙伴一起战斗,赌刀的时候不是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就会一脸失望,清光看到审神者失望的样子的时候心塞塞的。




  如果他不是初始刀的话……是不是,满心期待的出现在审神者面前却看到的是她一脸失望的表情呢?




  那样的话……心会好痛呢。




  远征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他见不到审神者的时间也越来越久了,清光越来越沉默的样子被大和守安定看在眼里。




  “大俱利伽罗?审神者呢?”




  清光远征回来,本丸里只留下了寥寥几个身影,最显眼的就是在门口休息的大俱利伽罗,男人的表情很冷淡,他略微抬了抬眼皮,口吻也很冷淡:




  “不知道,她去哪和我无关。”




  大俱利伽罗总是不合群,和人说话也毫不留情,清光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烛台切光忠的身影,他就知道,审神者又带着太刀们战斗去了。




  “哟,清光,你回来了呀。”




  想着审神者,审神者就从门口出现了,清光眼睛一亮,回了抹灿烂的笑容:




  “恩恩!回来了!回来了!”




  “那有兴趣和我再出去玩耍一会么?”




  审神者的意思是带他出去?




  “可以么?!”




  “当然啦。”




  队伍里一堆的不高兴,她才不要带着出去呢。




  “哟西,我们去之前玩耍过的地方溜达溜达!”




  审神者拉着清光的手一脸兴冲冲地的模样,感受到手心的温度,清光不由得咧起嘴笑了起来:“哟西,那就放手大干一场吧。”




  大和守安定看着加州清光的背影,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清光,你太认真了,到最后,受伤的只有你而已。




  再等到审神者回来的时候,并不是兴高采烈的,加州清光被审神者背回来的,身上全是伤口,审神者每走一步都留下清光流下来的血迹,这是要多重的伤才会这样啊。




  “发生了什么!”




  太郎太刀走过来从审神者的背上接过受伤的清光,审神者张了张嘴,紧紧的咬着下唇恨恨的说道:




  “我们遇到了检非违使。”




  而且,很强,三两下就把加州清光打成重伤。




  “快去带他手入!”




  审神者的一声高喊拉回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这次出去的队伍多多少少都有受伤,可是作为队长的清光却是最严重的,这次要休息不少时间了。




  “审神者……”




  清光躺在床上虚弱的呼喊着审神者,审神者慌慌忙忙的跪在清光的身边:“什么?”




  “我变得破破烂烂的了呢……”




  清光虚弱的笑着,审神者觉得这抹笑容刺眼极了:“别说话,你会好的。”




  “恩,变得破破烂烂的,就不可爱了呢。”




  “还想着这些呢,清光一直很可爱哦。”




  “不是的,我担忧的不是这个……咳……变的这样破破烂烂…不会被疼爱了吧…”




  清光的眼神中有着让人疼惜的不安,这个孩子一直渴求被爱,只有爱着他,他才会感到安心。




  “怎么会呢,我会一直爱着你的啊,清光。”




  “……真的么?可是审神者也会爱着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吧,我比不过他们呢,以后,会有更多的同伴,我也会无法陪伴在审神者的身边呢,我啊,一直很贪心,想要被你爱着,想要一直伴随你的左右,可是,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清光!”




  这孩子的内心不安到这个地步么!




  “……我是你的第一把刀吧,如果,我离开了,你一定会记得我吧……”




  最初的五天,他孤单的几乎发疯,所以,他内心酝酿出了可怕的占有欲,审神者如果是只属于他就好了,他有这么想过,所以他在对上检非违使的时候,好似看到了堕入黑暗的自己……


  


  清光没有听到审神者的回应,他慢慢的闭上眼睛,受的重伤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睁开眼,可是,他眼中最后的画面是审神者快要哭的表情……




  呐,你那个表情,意思是不是……我…到最后都被爱着……?




  【他想被爱着……可是,他又没有资格说爱呢……】




  她是审神者,而他是付丧神。




  ******




  清光的伤逐渐稳定了,虽然时间久了点,消耗多了点,可是看到清光逐渐转好的趋势,审神者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有一点清光说的没错,他是她的第一把刀,无论如何,她都会记着他的。




  最近她什么也没有做,没有刷地图,也没有去远征,因为不想遇到什么检非违使,她不想让自己的刀再受伤了,说她胆小也好,弱小也好,反正她承受不起,审神者深吸一口气,往本丸的方向走去……




  “哎?”




  门关了?




  等等等等,她进不去了?




  不对不对,她怎么会进不去?!!!




  这不科学!




  紧紧关上的大门,审神者怎么也打不开,用力拍门,用力大喊,可是没有任何反应,审神者有些纳闷:“不会是里面的那些家伙把门给关上了吧!”




  等等,她干过什么事情让他们把她关在外面啊?




  审神者摸着下巴细细的思索着:




  “……一直在赌刀,没有钱赌刀装?”




  “还是一直嫌弃一直出现的非洲四天王?”




  “一直怨念爷爷和姥爷不出现?”




  “啊……这么一想,挺遭刀恨的啊……”




  审神者深刻反省自己,但是……她是第一个被自己的刀关在本丸外面的审神者么!!!




  她是有多差劲!!




  “开门啊!让我进去啊!!!”




  院子里的樱花在飘,本丸的门没有打开的迹象,审神者不断的敲门,敲门,再敲门……万一,一直进不去怎么办?!




  审神者开始有些暴躁了,他们这是要集体造反么!!




  审神者落寞的坐在本丸外的走廊上,背靠着大门,她是有多差劲呢,自己的刀在反抗自己啊……




  审神者静静的坐了三十分钟,本丸的门被拉开了,失去了背后的依靠,审神者整个人往后仰,从里面打开门的家伙则俯视着地上的女人……




  “啊……清光?!你的身体好多了么?!”




  开门的竟然是清光哎!呃,清光身边还站着大俱利伽罗,这家伙则是一脸蔑视的看着她。




  “呀,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休息!”




  清光的身上还有许多绷带包着,审神者立马站起身,清光一把扶住了她,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回道:




  “我来接你啊,欢迎回来。”




  审神者被关在本丸外,只是一场恶作剧而已,最近大家都被闲置在本丸,快无聊到发荒了,可是审神者还是一副不肯出战提不起劲的样子,他们都知道,加州清光的重伤把审神者吓坏了,可是……一直把他们闲置也不行啊!于是就变成这样了,他们把审神者关在本丸外集体闹别扭。




  “清光,才三十分钟而已,说好的要关一天的!”




  竟然还要关一天……她这个审神者真的是那么糟糕么,她已经是非洲人了,连刀都嫌弃她么?




  清光朝着审神者伸出手,白皙的皮肤映衬着红色的指甲好看的不可思议,因为受伤,清光的脸色显得苍白,可是他看着审神者的神色却是精神很好,清光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




  “嘛,我知道这种感觉的,一个人的感觉,那种感觉很难过的。”




  最初的五天是他最难熬的时候,可是……




  “我不想看到审神者失落难过的样子呢。”




  被关在本丸外的三十分钟,她从郁闷到暴躁到难过,她甚至有点害怕……万一再也进不去了怎么办?她是不是不能再看到他们了?




  “嗨……”




  清光握住审神者的手,握在手心的触感让清光感到满足……




  “啊,清光你在这里啊,要换药了哟,背上的伤还要再处理才行。”




  手里拿着药走过来的男人有着一张帅气的面容,遮住一只眼的眼罩让男人帅气的面容带上一股冷峻的感觉,可是意外的,他说话倒是出奇的柔和,甚至有点……老妈子的口吻。




  “!!!”




  清光僵了僵身子,脸色泛红了起来:




  “我……我才不需要换药!我都好了!!”




  咦?这是炸毛的趋势吧。




  “哎?可是你背上的伤更重啊……”




  “我知道我知道,清光是不想被人看到他的裸体啦,别看清光这样,可是特别容易害羞的哦!”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然后开始附和:“诶?看不出来嘛,清光竟然会这么害羞,大家都是男孩子,看看又怎么了?”




  “……”




  不要在他面前讨论他的裸体啦!




  清光的脸蛋变得羞红,在审神者面前说什么裸体啦!




  “盯着我裸体的混蛋们……去死吧……!”




  清光顾不得身上的伤,立马去追闹他的人,短刀都是些孩子们,撒起腿来跑的可快,审神者站在门口,看着热闹的本丸,面具下的笑意却掩藏不住。




  啊啊,真是热闹呢。




  真好呢。




  大家都在。




  



评论

热度(33)

  1. 来自隔壁惹昼盗月 转载了此文字